我的少年时期

不知道是上天的戏弄还是如何,外婆生了有6个儿女,其中前面5个都是女儿,最后一个是儿子,可能觉得家里的男丁太少,在小时候将最小的阿姨跟村里另外一户换了一各儿子过来,所以后面就有2个舅舅了。

说来也怪,好像外婆的几个儿女都没有太好的归宿。

我的大姨结婚后大姨父不久就瘫痪,多年后去世,四十多岁改嫁,并且又生下一男孩,可后来那男子不想负责人,拍拍屁股走人,大姨一个人带他长大,现在已经是六年级了。17年的时候,大姨又被查出来了白血病,能帮助她的只有她女儿,可是女儿毕竟也是已经嫁人,这种病要花钱起来可是个大数目,恐怕姐夫也不同意拿那么多钱,只好进行保守治疗,听说每个月也要上千块钱医药费。幸好,在过年的时候见到她,虽然憔悴了许多,但是人精神还好。这么多年下来,经历多少心酸,也许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。

按顺序是我的妈妈,我会在最后一个说。

我的第三个阿姨,外婆那边的人都喜欢叫她老三,她算是运气比较好的,唯一上过学,认得一些字,感觉这么多年,基本没有碰到什么大问题,最大的可能也就是几年前做了个手术把一个肿瘤给割掉吧,相对来说,已经算蛮幸运的了。

第四个阿姨,嫁给了一个隔壁乡的男人,两人之间的矛盾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越来越大,小姨控诉姨夫好吃懒做,喜欢赌博,完全不顾这个家,她自己为了工资高点,去那种化学物质的车间上班,每次过节聚会提起时,都是含泪控诉。而且现在儿子也已经开始上班,所以她就一直想着离婚,跟他分开。上次跑到儿子工作的地方待了几天,最后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又回家了。

两个舅舅就先不说了,我觉得基本算是正常,可能稍微有一些挫折,现在说说我家的吧。

我爸跟我妈是属于隔壁村的,我爸年轻的时候不算一表人才,可也算是个忠厚老实人,在农村信用社上班而且听外婆说那时候看中他帮着会弄蜂蜜,就同意把她的女儿许配给了他,可是天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。

听外婆说,在我出生时,就遇到过比较危险的情况。我妈好像是大出血,按照外婆的说法是有一脸盆的血,当时情况非常紧急,需要紧急输血,可是不知道没钱还是怎么回事,反正我爷爷(从未有过记忆,我出生后不久便去世)这边一直迟迟的没有让输血,后来实在是没有办法,外婆家族这边人最后想办法让医院输血才算是捡回了条人命。也许从这个时候开始两边就结下了梁子。

我爸在我读初中之前一直都是村里农村信用社的,所以那时候表面上来看蛮风光的,很多人需要贷款,都是需要求他帮忙才行,可实际上工资并不高,只有几百块钱(2000年左右),只能勉强维持家用,后来因为信用社也需要电脑化,但是他不会使用,而且年纪也开始大起来了,所以从岗位上给退下来了。

在我的儿童时期,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们两三天两头的吵架,打架,最刚开始的时候,我是躲在门椅后面哭,后来我还被要求做出选择,是选择妈妈还是选择爸爸,再后来,等到我十三四岁的时候,我已经见怪不怪了,我会试着去拉开他们。记得印象最深的一次,也是他们打架打的最凶的一次,我把挥舞起了铁铲,然后不小心把爸爸的手臂给打到了,顿时流了好多血,她也一下子慌张了起来,边哭边叫我去叫村医过来。幸好没出大事。

对于那时的及现在的我来说,我认为这是一段不幸福的婚姻,对我的直接影响是,我不能保证以后我的婚姻会如何,要是出现这样的婚姻,那我宁愿不结婚。所以这是我最恐婚的最深层原因,我认为婚姻可能会带来不幸跟痛苦,贫贱夫妻百事哀,我认为我还没有达到给予一段婚姻最基础的物质保障(房子),这个让我没有勇气去追求自己的爱情。

记得应该是在大一快结束的时候一个夜里,我在宿舍的床上,家里突然打来一个电话,说我爸好几天没看到了,而且家里也去河边啥地方的都找了,都没联系上,问我有没有跟我联系。

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跑路了,因为当初在信用社时挪用了储户的钱买六合彩,十几万,如果他不选择跑路的话,而是选择坐下来解决问题,可能就不会坐3年牢,今天整个家庭的现状可能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况了。

他在外面躲了3年多,先后跑到深圳、温岭,台州等地方,打工。期间也会打电话给我们,基本上每次都会更换电话号码。后来储户们集体起诉,所以警察就开始重视起来。最终在某一天在温岭的出租房里面将他抓获,后来被判刑,劳改。

其实现在看来,我的内心已经没有多少波澜,可是那段时光却是我人生中最最阴暗的日子,在学校里,那个曾经开朗的少年变得郁郁寡欢,在同学们谈论起家里的事情时,总是会避开,不愿去交朋友,想着那笔巨债该怎么办,自卑的情绪永远放在心里。可能如果没有经历过,任何人都无法理解,因为我现在自己都有点不能体会。所以,我后来得了一种“病”,我容易忘记事情,我会主动把那种不愉快的经历从大脑里面剔除。

这其中我妈妈可能是最苦的人,这些年的眼泪不知道流了有多少。因为她要继续在家面对那些储户,面对别人异样的目光,面对各种侮辱危险。

记得有一个储户是我们村的,其实在我还比较小的时候,我们两家还算关系比较好,而且那家的男主不知道为何喝敌敌畏农药自杀了,女主改嫁了另一人。刚好这个女主的家人有一笔钱被我爸给挪用了,所以有一天,那个男的来我家把桌子都给掀了,还威胁我妈。

还有一笔钱他是跟那种社会人借的,他们就相对的会更加狠一些。记得那是一个暑假,那天刚好村里有一个买东西做演出的队伍,那天就出门看了。等到后来回家的时候,发现那个人叫了他一帮的兄弟,真的是准备是打算把我绑走,幸好那会不在家。其实要特别感谢我家边上的邻居们,几个男人在知道了大概原委后,非常霸气的在我家,不让他们动我。这个恩我以后肯定要报答。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,虽然没有把他那2万元给还清,但那个人从来没有来过我家闹过事,我猜测可能是身上有什么事,不敢出来闹吧。

人们都说家和万事兴,可是我实在是无法理智的解决这件事情,他也无法理解跟想像我们母子俩在这些年心理上受到的伤有多深,多痛,多煎熬,而他也好像对自己做过的事没有后悔的意思,表现的很无奈,所以从那以后,我从来没有叫过他一声爸。

其实谁不曾想有个和和美美的家庭,谁不想每年过年的时候一家人能整整齐齐的在桌子上一起吃饭呢,这一愿望已经十多年了,可还是没有实现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